視頻加載中,請稍候...

自動播放 






play
令計劃接受組織調查




play
令計劃最後露面



向前
向後




令計劃 資料圖
  【編者按】
  12月24日,人民日報海外版微信公號“俠客島”刊文《有意味的冬至夜》,從人生、家族、幫派、冬至(收網)四個角度,解讀與令計劃有關的“法拉利車禍”、“西山會”等傳聞,並呈現腐化變質的令氏家族。
  文章認為,如令氏為代表的腐敗“家族”早已成為“一人得道,雞犬飛天”的政治膿瘡。在這兩年的“山西剿腐記”中,隱隱看出,令計劃便是那個“坐在腐敗陣營中軍帳中的執牛耳者”。文章最後奉勸那些仍未暴露、甚至仍然不收手的貪腐官員,甚至仍然不收手的貪腐官員來說,“冬至”不意味著冬天已經過去,相反,它意味著嚴寒的開始,因為反腐帶來的政治透明已成新常態。
  解讀文章全文如下:
  甲午年。冬至夜。
  中國北方傳統,吃餃子。
  就在一片包餃子、煮餃子、吃餃子的喧騰聲中。
  夜觀天象。
  一顆本已暗淡的星辰,忽然放出詭譎不安的光芒,而後從天際滑落……
  ——說人話!
  ——2014年12月22日晚8點,據新華社報,某“關鍵詞”落馬。
  人生
  國家通訊社惜墨如金。越是在勁爆的話題上措辭越短。最近好些關鍵詞的落馬,都是用一句話就完成了交代。
  各路聞風而動的傳統媒體新興媒體自媒體,為了攢夠對得起觀眾期待的篇幅,於是,紛紛在短消息後配上了長長的簡歷。
  一份簡歷的確就是一段人生啊,只不過——
  某些人生中最驚心動魄的瞬間,就像過山車在峰頂過後急轉而下的那一刻停頓,也會被那張面無表情的人生履歷所遮掩。
  《環球時報》在評論中,看似閑筆的甩出了那個人生的“頓點”:
  他會“出事”嗎?這一猜測早在十八大前他被調整離開中辦主任職位時,就已經開始了。關於那次調整,民間普遍把它同令家與北京一起“法拉利車禍”有關的傳聞聯繫起來。
  這樁兩年前的車禍,隨後跟一風吹了似的再無下文。隨後的種種傳聞,此起彼落,無人證實,也沒人證偽。只知道關鍵詞次日照常出席了自己該出席的政務活動。
  人,留不住過往。或許,這種照常,只不過是想輓留住“照常”本身而已。
  可是,還能照常麽?
  計劃總是趕不上變化。即便沒有傳說中的高調衙內橫死攪局,還有背後那張利益交織紛繁複雜的家族圈子關係網,端的是剪不斷、理還亂。即便是曾經如日中天的關鍵詞,又豈敢說在光天化日之下可以只手遮日?
  家族
  在中國人的政治理念中,對政壇上的“家族”並不天然抱有反感。
  相反,在“修齊治平”這種由內而外,由己推人的傳統觀念下,治國、平天下的政治人物,對家族的訓誡與引導同樣是治理的一環。即便是在江湖世界,“一門七進士,父子三探花”的傳說,也有往俠客履歷上貼金的意思。
  但前提是,這些政壇上的“家族”不能是腐敗的團隊,更不能以一己之私而奪天下之公。否則,這種腐敗的“家族”便成了一個以“裙帶”為紐結,“一人得道,雞犬飛天”的政治膿瘡。
  曹雪芹寫“四大家族”,配出一張“護官符”,賈史王薛就已經沒有合法性可言了。蔣孔宋陳四大家族的發跡,也被理解為蔣家王朝的覆滅內因。
  很不幸,從12月22日晚至今,在各路媒體的種種挖挖補補中,我們看到,關鍵詞背後的家族,和抱團貪腐有親,而和修齊治平無緣。
  2014年,對這個家族來說,無疑站上了一部沒有最快只有更快的升降機,且沒有上行鍵。
  6月,時任山西省政協副主席的二哥政策被調查。10月,以化名王誠縱橫商界的人生贏家、五弟完成也被曝接受調查。到冬至日,這個家族中最為顯赫、貴為副國級領導人的關鍵詞應聲落馬,幾乎已是順理成章之事。
  幫派
  國內媒體人羅昌平,因實名舉報國家能源局前局長劉鐵男而名噪一時,其在《打鐵記》一文中,曾爆料北京政壇盤踞著一神秘的政商“幫派”——“西-山-會”。
  據稱,西-山-會彙集一些在京山西籍高官,門檻極高。以不低於3月一次的頻率聚會,豪車接送,地點為不固定的會所,且有超強的保密色彩,“秘書、手機、情人必須隔離”,只有像劉志軍合伙人丁書苗(又名丁羽心)這樣獲得圈內認同的富豪,才有為聚會買單的資格。
  所謂“西-山-會”一事,尚無官方消息確認。但從十八大以來反腐地圖來看,山西“災害”之重,已經令人咋舌。兩年內已經落馬的劉鐵男、金道銘、令政策、申維辰、陳川平等人,相互之間的交集,也給人莫大想象空間。坊間也有傳聞,當年高調衙內殞命其中的豪華座駕,便是陳川平所送的“禮物”。
  而在這兩年的“山西剿腐記”中,坐在腐敗陣營中軍帳中的執牛耳者,現在看來,隱隱便是這個下馬的“關鍵詞”了。
  雖然新華社的消息只有簡單的“涉嫌違紀”一說,貌似不如徐、周落馬時說得嚴重。但是,開弓沒有回頭箭,中央反腐敗的決心也不止一次在各種場合、各種言語、各種案件中展露無餘。隨著調查的深入,估計利用職權謀取好處之類的行為也會一一向公眾有明確的交代。
  冬至
  意外嗎?不意外。
  反腐敗是一場輸不起的戰爭。戰略上的意義,強調已不可謂不重。當前在做的事情,更多的是在戰術層面上展開。
  冬至夜過後,我們回頭看最近兩年的反腐戰例。
  針對樹大根深的“超級大老虎”,中紀委往往先掃蕩外圍、分進合擊,以一個一個戰鬥的勝利,來最終贏得戰役性的完勝。
  以周案說,媒體盤點過五大外圍戰。以冬至夜案說,既有從其家族其他貪腐分子入手,也有從其政壇人脈圈子中入手,兩條線索合圍,都指向了最後的關鍵詞。
  而在此前相對“小型”的打虎戰鬥中,則常常是兵貴神速、單刀直取。
  以最近的案例而言,“華南虎”朱明國也好,上周落馬的濟南書記王敏也好,早於關鍵詞幾小時宣佈的大慶書記韓學鍵也好,幾乎都是頭天甚至上午還在正常公務活動,次日甚至下午就已被宣告政治生命的終結。
  冬至日,太陽直射南迴歸線。是一年中夜色最長的一天。
  這一天,古人說,一陽生,君道長,所以也是走向“回歸”的一天。
  回歸哪裡?因為這天過後,陽光逐漸北歸,所以是回歸更加陽光燦爛的日子。
  從政治的意義上說,回歸更陽光、更透明的政治生態。什麼是“新常態”?這是新常態,“好的政治”就是新常態,是本來應該有的“常態”,以此告別家族貪腐、山頭抱團式的狀態。12月22日晚微信公號“學習小組”所發的文章(編者註,澎湃新聞此前已有轉發《習近平年度反腐語句:一些相當高層次領導落馬,我們很痛心》),不可謂不有深意存焉。
  對那些仍未暴露,甚至仍然不收手的貪腐官員來說,“冬至”其實還有另外一個意象——它不意味著冬天已經過去,相反,它意味著嚴寒的開始。從這天起,中國進入“數九”天氣。
  嚴冬的肅殺過後,才會有風清氣正的春天。這些,你懂的。
  (原標題:央媒點評山西剿腐記:令計劃是坐在腐敗陣營軍帳中的執牛耳者)
編輯:SN010
創作者介紹

警隊

ny59nypj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